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在制造业政策风口下看“中国制造”

2016/6/3 0:39:08      点击:

  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主体,是科技创新的主战场,是立国之本、兴国之器、强国之基——对我国而言,赋予制造业如此定位,与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所逐步形成的经济结构不无关系,无论是对外出口拉动经济腾飞还是本国经济社会的发展需要,都离不开制造业的快速发展。然而,伴随“中国制造”遍布世界各个角落,特别是在2010年,我国超越美国成为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一场注定会快速到来的制造业革命正蓄势待发。

  近年来,促使我国从制造业大国向制造业强国迈进早已写入政府决策,制造业正迎来变革的政策风口:2015年5月8日,我国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第一个十年的行动纲领《中国制造2025》;2016年4月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装备制造业标准化和质量提升规划》,旨在从标准化和质量提升的角度来部署和推进 《中国制造2025》;2016年5月1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促进消费品工业升级。至此,一场事关“中国制造”提质增效的品质革命也逐渐拉开帷幕。

  面对制造业政策风口的到来,已经投身其中的企业主和普通民众又有着哪些深刻体会,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了三个真实案例,以期从三个不同视角,审视站在政策风口下的“中国制造”。

  “进口设备价高,但用得住”

  王亦超,湖南人,早在1988年就来到北京打拼,从最初到工厂当小工到现在拥有一家数十人团队的民营企业老板,他投身印刷行业已满28年。用他的话说,之所以能够在一个行业干这么长时间,且至今还未打退堂鼓的原因,最初竟是出于对机械设备的爱好。

  “最开始来北京,看到传统的印刷机,觉得很神奇,那时还都是铅字印刷机。”王亦超告诉记者,就是那种手工将刻有文字的铅字块按照印刷文字拼在印刷模板上,然后就可以启动印刷机自动印刷,类似古代的活字印刷,但比起手工印刷又是自动化的。

  在一个农村孩子眼里,这样的设备已经算是高科技了。王亦超说,出于爱好,他几乎将所有空余时间都用在了设备研究上,以至于印刷机一旦有问题就会找他维修,后来,工厂还专门派他到上海学些印刷机的维修和使用,为后来接触更先进的设备奠定了基础。

  按照王亦超的梳理,从最早的铅字印刷机,到后来的胶印机、四色印刷机,再到现在的数字印刷机,可以看到印刷装备已经全面走上了自动化发展的道路。“最早接触到的智能化设备就是德国的印刷机,1996年我单干开设了自己的公司,当时贷款、借钱花了将近200万元购买了一台德国原产的印刷机,服役十年后仅以20万元贱卖。”王亦超笑言,“当时的200万元算是巨资,如果买房至少能买十套房。”

  对于为何选择进口设备,王亦超坦言,“进口设备虽然价格高,但确实用得住。”他介绍,2000年左右,国产设备已经占有了不少份额,但使用国产设备的同行反映,国产设备的使用寿命并不长,且故障率较高,但价格优势很明显,以类似的设备对比,一台进口售价过百万元的印刷机,国产类型可能只需要不到一半的价格。

  对于当前国家对制造业的政策利好,王亦超说,政策都是鼓励企业发展的,但关键是国产设备要想把工艺水平真正超过德国等制造业强国,必须在零配件标准和组装工艺上下功夫,他说,比如一个印刷机传动部件的固定螺栓,进口的要比国产的大两倍,这就决定了其损耗和使用寿命都会持久。再比如在控制单元中,很多控制元器件国产设备也都需要进口,缺少自主生产能力。

  据记者了解,我国印刷机械行业起步较晚,直到上世纪70年代,我国还一直是以铅印技术为主,真正的现代印刷机械制造业起步于改革开放初期。在印刷机械市场上,跨国公司等占据全球印刷机械市场较大的份额,我国印刷企业每年需要花费大量外汇从国外引进高档印刷设备生产线。

  现阶段,在国家产业政策的鼓励下,国内印刷设备生产企业通过吸收国外先进技术和自主创新,少数企业生产技术已接近国外先进水平,所生产设备已能满足国内印刷企业的需求,国产高档印刷设备约占中高端印刷设备25%的市场份额,中高端印刷机械市场竞争主体仍以跨国企业为主。

  “小玩具酝酿大产业”

  赵国庆,浙江义乌人,算是最早来北京作小商品批发的一批人,主营玩具批发。“我大概是1990年来北京的,当时还没有真正意义的批发市场,后来很多浙江人来了,随后大概是1992年后才逐渐有了天意、动批等地方。”赵国庆说,他几乎在北京各大新老批发市场都有过摊位,但现在他只剩下大红门的一家店,其他的店铺都先后关停了。

  “现在的玩具生意不太好做,原因就是消费者更愿意买一些质量好的玩具,特别是电商的冲击力量太大。”赵国庆坦言,他自己也与电商合作,算是 “线上+线下”运营。而作为经销商,他最关心的就是货源,而严把货源质量关对于已经发生需求转向的玩具消费而言更显重要。

  “小玩具是能够酝酿大产业的。”赵国庆告诉记者,这一点从每年的玩具出口中挣取的外汇上看就能够看出。他介绍,浙江是改革开放以来最早进行玩具加工生产和出口的地区,有着大量的玩具生产企业,其中一家专门生产低年龄段玩具的生产企业与赵国庆常年有着业务往来。“老张是这家企业下的一个分工厂厂长,专门生产幼儿摇铃、牙胶和一些电动发声的儿童玩具。”赵国庆说,老张多次和他谈起,经济危机以后,玩具产业也有受到冲击,工厂订单越来越少,原来近九成的出口订单现在也只保留三四成。赵国庆透露,这家工厂的出口订单都是贴牌代工的,利润并不高,实际上和那些内销国内市场的产品挣取的利润相差无几。

  “以一款幼儿牙胶为例,海外标价是7.99美元,其中工厂没生产一个牙胶只能争取不到一美元的利润。而同一生产线下来的产品,贴上自己的品牌,在国内售价只能定在10元左右,工厂利润不足2元。”赵国庆说,即便如此,如果这两款牙胶在他的店里销售,多数消费者也乐于选择贴上进口品牌标签、售价近50元的代工牙胶。

  在赵国庆看来,现在国家政策鼓励企业自主创新,他认为,最重要的还是品牌,培育出受国人认可的自主品牌价值往往比一整套生产设备投入带来的效益大得多。

  玩具行业是我国的传统优势行业,有统计显示,我国玩具生产企业85%以上以外销为主,玩具出口额约占我国玩具总销售额的80%。内销市场占比小、产品类型较单一、处于行业品牌化的初期。在我国,已形成了一个重要的产业群体,主要的玩具生产和出口基地包括广东、江苏、上海、山东、浙江和福建。

  需要提醒的是,伴随经济新常态的到来,特别是国人消费需求的转变,促使我国玩具产业必须加快自身转型。为提升传统玩具制造业的竞争力,巩固原有的出口优势,提高玩具产品的附加值势在必行,国内玩具行业必须紧紧围绕质量、创新和品牌三大要素,走产品结构调整与优化升级的道路。

  “消费品质量提升与观念密切相关”

  近年来,有关国人海外疯狂购物,采购清单从奢侈品消费向日常日用品如化妆品、食品、电器等逐渐扩散的现象引来各界高度关注。特别是日前一则“国人日本购买马桶圈”的新闻更引发了两个极端的讨论:一种观点认为完全没有必要舍近求远到国外采购如此日常用品,此种行为纯属崇洋媚外;另一种观点则称,消费者之所以热衷海外购买一些日常用品,只因为国内产品无法满足其增长了的消费需求。

  从直接参与其中的消费者眼光看待这一问题,显然更具意义。李丽,自由媒体人,热衷海外旅游和购物,以她的亲身经历而言,她认为,应该对国人的海外购物保有一定理性。不该一味地批判,也不该一味地推崇。

  李丽告诉记者,热衷海外购物的消费者大致可以分为两类,第一是对价格敏感,即关注国外产品价格远低于国内售价的消费者。商务部此前的一项调查显示,就国内外价差而言,手表、箱包、服装、酒、电子产品这5类产品中20种进口品牌高档消费品,中国内地市场平均价格比香港地区高出45%左右,比美国高51%,比法国高72%。第二类是从产品角度出发,乐于购买一些国内尚无销售的产品,且产品质量和特点的确有过人之处的产品,有些时候,这类产品的售价都不菲。

  以一个日本生产的电饭锅为例,李丽告诉记者,电饭锅是仅次于马桶盖备受推崇的日本产品之一。而且,这些真正是“日本制造”的产品,并不是很多媒体传播说很多国人购买了“中国制造”的海外产品。“一个电饭锅可以做到这样的极致确实给了我一些震撼。”李丽说,比如电饭锅锅体的纯铁铸造,煮饭模式分成三个大项若干选择模式,甚至将寿司饭、儿童饭、老年饭、成年饭都有划分,“我们常说的制造业谋求精细化、专业化在一个小小电饭锅上都能看到。”

  在李丽看来,对于产品能否成功并受到市场认可,消费者首先会关注的产品质量是核心要素,而消费品质量提升又与观念密切相关。品质短板正是“中国制造”大而不强的根本原因,她认为,产品品质受到技术、工艺以及价值取向的影响,而产品开发是否真正顾及消费者的需求导向更是关键之处,“至少这一点,值得我国自己的制造业企业好好学习,即真正按照市场需求生产产品,而不是一味地靠低价冲量赚取利润。”

  对于当前已然站在政策风口下的中国制造业,李丽认为,无论怎样的政策导向,都无法脱离市场的真实需求,需求源于市场,产品也消化于市场,既然我们的消费需求已经转向、升级,那么“中国制造”就必须跟进脚步,向着生产高品质产品的方向不断前进。